" " 
设为主页 | | 关于我们 | 会员专区
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!
| | | | |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摩臣娱乐 >

不可思议的年代:《迷茫时代的明白人》选摘(

时间:2017-08-23 19:29来源:未知 作者:the weeknd 点击:
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年代 中国古代有一个笑话,说有个聋子看到别人放炮仗,就觉得好奇怪啊!好好的一个花纸卷,怎麽说散就散了呢?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你有一个感官通道封闭後,

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年代

中国古代有一个笑话,说有个聋子看到别人放炮仗,就觉得好奇怪啊!好好的一个花纸卷,怎麽说散就散了呢?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你有一个感官通道封闭後,不管你多麽用劲地观察,都是没有办法理解这个世界的。

现在,我们人类世界,甭管是政治还是商业,都处於一个特别神奇的时代,我们经常会感觉到,「这个花纸卷怎麽说散就散了呢?」

比如说诺基亚被收购了,那样坚若磐石的庞然大物原来也能崩溃;微软这个十年前还炙手可热的大企业,如今做什麽都做不成,说不定也离死不远了;原来默默无闻的一些小企业,比如说三年前大家还不知道的小米,突然就成为估值一百亿美元的公司了。

小米发布二九九九元(人民币,以下同)四十七英寸(1英寸=2.54公分)的互联网大彩电时,搞得我那些在传统彩电公司工作的朋友大惊失色,倒抽一口凉气。为什麽?他们原来那个大帝国就此接到了「病危通知书」,不知道哪一天就要倒掉了。

即使是国家层面,美国当年那叫一超独霸,现在面对叙利亚这麽一个弹丸之地,也感觉到狗咬刺蝟一般地为难,不知道从何下嘴。这个世界真的是眼看它起高楼,眼看它宴宾客,眼看它楼塌了,谁都不知道自己烈火烹油似的繁华能够持续到哪一天。

给大家推荐一本书——《不可思议的年代》(The Age of the Unthinkable)。这本书的作者大有来头,叫作库珀?雷默(Cooper Ramo),是季辛吉的弟子。他是一个飞行特技驾驶员,还是一个很着名的国际政治学者。

这本书就是针对美国提出来的一整套如何适应新世界的解决方案,对於所有身在传统商业大组织中的人都有借鉴意义,也就是大象如何才能和蚂蚁一起舞蹈。

所有危险都有不可预测性

大象为什麽遭遇到这样的困境?答案只有一个,由於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,带来了全球政治、经济、社会格局全新的变化。这个变化最核心的地方是什麽?就是个体崛起。

举个例子来讲,「罗辑思维」为什麽能够存在?要知道我们现在每期的点击量有一百多万,跟央视有些着名栏目也相差无几。我们是怎麽做到的呢?央视所有的资源都是从组织内获取,得有各地的转播站、各个城市中心的转播塔、底层的上万名员工,才能做出一些好栏目。

「罗辑思维」是草根生长,也不是没有资源、没有底座,我们也有,优酷等互联网视频网站的频宽伺服器免费给我们用,张小龙团队不眠不休多少个日夜做出来的微信我们也在免费用。我们没有必要进入到央视那样的体系里,就能获得如此开放、全面、强大的资源。

像罗胖这麽温柔敦厚、一副无害表情的人,获得这样的资源倒也罢了,如果这资源落到恐怖分子手里呢?据说从二○○八年开始,人类就可以从互联网上完整地下载天花基因的制造方案,而且这种天花基因是可以对现在所有的防疫系统进行突破的。也就是说,这种天花基因能秒杀所有疫苗。所以很多人就说,也许过不了几年,第一个可以秒杀所有疫苗的天花病毒,就将在某个恐怖分子家里制造出来。一旦制造出来怎麽办?

据说,前几年美国国防部也做了一个实验,电脑模拟了人类感染这种新型天花病毒会怎麽样。结果,几周之内,几百万人都死了,最後国防部乾脆把插头拔了,说这事别再弄了。这个危机往下演算下去,就是美国人灭绝,因为在整个电脑推演当中,没有发现任何现行的防疫机制可以阻止这次瘟疫的蔓延,它太快了。

这就是个人崛起的力量,但是这还不是根本。这本书里最有趣的观点,就是所有危险的不可预测性。有人会说,无非复杂一点儿,有什麽是不可预测的?因为从远古有人类开始一直到今天,我们追求的就是可预测、可预见。搞商业的人都知道,任何计画的执行无非是「计画、执行、检查、调整、提高」这几步,我们必须知道所有的事情要往哪儿发展。

什麽叫不可预测性?如果世界陷入了不可预测性,原来工业社会建立的系统就会全部崩溃掉。这正是我们即将面对的局面。

这本书里记载了一个实验,叫「沙堆实验」。如果取一堆沙,一粒一粒地往下滴,一开始它会形成一个自组织,形成一个非常漂亮的圆锥形。可是随着沙粒越堆越高,沙堆不可能一直保持圆锥形,总有一刻会发生崩塌,尤其是那个尖,「啪」的一下就不成形了。

这就是科学上着名的沙堆问题:什麽时候崩塌,可以预见吗?

最开始沙堆实验是作为一个思想实验提出来的,提出者叫巴克(Per Bak)。他认为没法预测,但是没有验证。後来,美国一位科学家乾脆真的做了这个实验,发现巴克的猜测是对的。当沙堆堆成一定的规模之後,再往上去,每个点发生崩塌的概率都一样,并非堆得越高越容易崩塌。这是沙子,不是泥土,每一粒沙之间没有黏性,只有挤压的作用。

这个实验的执行者提出了一个数字,他说每掉下来一粒新沙,原来沙堆内部结构的复杂度,每一秒钟提升一百万倍。这就是指数级的概念了。请注意,这只是沙堆内部的复杂性,而这种复杂性跟外部的冲击力是无关的。沙堆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,但是没人知道它会怎麽变。

现在的社会不就是这样吗?互联网把每一个人从传统的小共同体当中剥离了出来,很多公司的离职率大增,每一个年轻人都觉得,我认识好多人,我网友多得是,那麽多公司都在网上招聘,我随时可以去。这就是剥离出来的一种力量。

互联网把每一个人从传统的小共同体当中剥离了出来。(BBC中文网)

我们不会像我们的父辈那样,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,在单位事事都听主管的,争取早日当上组长、生产线主任,顺着体系往上爬。现在不是了,互联网为每一个人打开了眼界,让每个人还原到沙子的状态,它不再是凝结在一起的土块,它几乎没有任何可建筑性。

也就是说,当整个社会由这些分散得像沙粒一样的人和小组织构成的时候,沙堆实验当中呈现出来的一个逻辑,就可怕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——下一刻发生什麽,你根本不可能知道。

这本书里最让我震撼的就是这个沙堆实验。当人类那麽多种因素堆积在一起,不知道是什麽原因,可能是一个新的NGO组织(Non-Government Organizations,非政府组织)诞生了,可能是一个印度农民离家出走了,可能是矽谷出现了一个新的技术,可能是北京中关村两家公司合并了。就这麽一颗沙粒往下一落,整个系统突然就发生了崩塌,这种可能性难道不存在吗?

没错,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正在笼罩这个世界。就像中国的房市,很多经济学家都说,马上就要大跌了。这道理谁都懂,一个暴涨的市场,总有一天会发生大跌。可是什麽时候跌?如果他敢斩钉截铁地告诉你一个具体日子,那这个人一定是骗子。这是因为房市和刚才我们说的沙堆实验是一样的,是一个复杂的系统,是由所有消费者、房市投资者、基金、政府、全球的政治和经济架构决定的一个沙堆,里面的复杂性一点儿不比刚才说的沙堆要小。它什麽时候崩塌,早就在实验中被证明,是不可预测的。

二○世纪几乎所有的科学领域都出现了这样的进展,科学发展到最後,发现这个世界是不可预测的。二○世纪初,海森堡(Werner Heisenberg)就把测不准带入了整个量子物理,最後流体动力学、资讯理论,包括数理逻辑都发现,否决了因果关系,否决了世界的可测量性、可理解性,很多现实才可以解释。所以,这个世界的本质说不定说不定就是不可预期。为什麽呢?因为很多小家伙的力量逐步强大之後,爆发出来的後果是可怕的。

很多人都知道蝴蝶效应,一只蝴蝶搧动翅膀,不知道哪里就会爆发龙卷风。现在,商业大组织面对着同样的不确定性。前几年,我给很多企业当危机管理顾问的时候,偶尔也管点儿公关的事,我始终坚持一个观点:企业的舆论危机是不可管理、不可预防的,只能在它发生之後随之舞蹈。但我这个观点很得罪人,因为很多公司就是靠预防危机、管理危机吃饭的,我这麽一说不是砸了人家的饭碗吗?

我跟他们抬杠的时候经常会说,当一个大组织、大企业处在互联网的舆论环境里时,它根本不知道哪一个对它有伤害的声音会被加速,会被强化到企业根本承受不住的地步,而且根本没法预判,他可能就是一个个人。所以如果我听到谁说:「我能够管理危机。」我就会抬杠说:「那你倒回去两年,替中国红十字会把郭美美给预测出来。」到现在,也没有人可以证明郭美美跟中国红十字会有一毛钱的关系,但又如何?中国红十字会的名誉已经毁掉了。

个人崛起的时代不像以前,恐怖分子给公安局打电话说:「我放了十万个炸弹。」公安局马上就全城排查,只要拆掉一颗炸弹,风险就少掉十万分之一,这是可以预测、可以管理的风险。可是现在呢?公安局只能安排全城人民大撤离,没有别的办法。当每一个风险都能成为郭美美级的风险,请问我们的企业还能躲到哪里去?这风险还怎麽预测呢?

迷茫时代的明白人_立体书封(天下文化提供)

*本文选自《迷茫时代的明白人》作者为自媒体脱口秀「罗辑思维」主讲人,网路知识型服务尝试者,资深媒体人与传播专家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罕见的一周!三大央行决 65岁大爷有35岁的脸 自称 教育“出海”助力“一带 明年 你的社保将发生大 书博会:“内容为王”依

机场巴士 | 世界天气 | 外汇牌币 | 世界时间 | 取票与付款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联系我们 | 国际机票